第九节 法官处理罪犯前罪犯悔罪能免去处罚

前面叙述了拦路抢劫者逮捕前悔罪时,能免去其法度。真主说:(惟在你们能惩罚他们之前已经悔罪的人,你们须知真主对于他们是至赦的,是至慈的)(《古兰经》五:34)。这个律例不仅仅局限于拦路抢劫的惩罚,而且普及所有触犯法度的人。若一人犯了一件该受法度的罪,而在法官受理前悔过自新时,可以免去其惩罚。既然能使这些人免受惩罚。那么,更能使犯有比拦路抢劫罪更轻的罪犯免受惩罚。伊本· 泰米叶侧重这种主张说:法官受理前,奸淫者、偷盗者,饮酒者悔了罪时,可以免去其处罚。

古尔图布主张:饮酒者、奸淫者、偷盗者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后,他们的罪行被人发觉,告到法官那里时,他们不应该再受到处罚。若他们被逮捕到法官跟前后,他们才说:我们悔罪了,这种情况下,他们按被抓获的拦路抢劫者对待,他们不被免去处罚。

伊本·固达麦对此有不同的主张,他说:除拦路抢劫者之外,凡该受罚的罪犯悔过自新,重新做人时,对此有两种主张:

1、悔罪能免去法度。真主说:(你们的男人,若作丑事,你们应当责备他们俩;如果他们俩悔罪自新,你们就应当原谅他们俩。真主确是至宥的,确是至慈的)(《古兰经》四:16)。真主叙述偷盗者的处罚而说:(谁在不义之后悔罪自新,真主必赦宥谁。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古兰经》五:39)。

穆圣说:“悔了罪的人,就如无罪者,无罪者不受处罚,有人给穆圣告诉了麻尔兹因畏惧石刑而逃跑时,穆圣说:你们怎么不宽免他呢?他悔罪也许真主准其悔罪。”因为这纯是真主的权力,通过悔罪可以免受法度。

2、悔罪不能免去刑罚。这也是马立克、艾布哈尼法、沙菲尔的主张。真主说:(淫妇和奸夫,你们应当各打一百鞭……)(《古兰经》二四:2),这是针对所有悔罪者和尚未悔罪者。真主又说:(偷盗的男女,你们当割去他们俩的手……)(《古兰经》五:38)。因此穆圣命人石击了麻尔兹和阿米丁,也曾割了承认偷盗者的手。这些人他们忏悔而来要求受罚以得净化,而且穆圣把他们的这种行为命名为忏悔。穆圣针对一个悔罪的女人说:她已悔了罪,她的悔罪胜于七十位麦地那人的悔罪。

赛姆热之子阿慕尔来到穆圣跟前说:主的使者啊!我偷了某部落中的一峰骆驼,求你执法,以便净化。结果,穆圣对他实施了法度,割了手。因为法度是一种罚赎,所以,通过悔罪不能免刑,如坏誓的罚赎,杀人的血锾不能免去一样。因为罚金是针对相应的罪行而规定的,所以,法度不能以悔罪而免去。如拦路抢劫者在逮捕后悔罪时,不能免去其刑罚一样。如果说,法度能以悔罪而免去,那么,法度只以仅仅的悔罪免去呢?还是既要悔罪,又要以重新做人的行为才能免去呢?对此有两种主张:

1、按照罕伯里学派的学者主张,仅仅的悔罪能免去法度。因为悔罪能免去刑罚。所以,这种悔罪象拦路抢劫者逮捕前的悔罪一样。

2、既要悔罪,又要以重新做人的行为才能免去法度。真主说:(如果他们俩悔罪自新,你们就应当原谅他们俩……)(《古兰经》四:16)。又说:(谁在不义之后悔罪自新,真主必赦宥谁。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古兰经》五:39)。根据这种主张,要对悔罪者等待一段时间,才能了解他的悔罪的真实与否,立意是否端正。但等待的时间没有具体的规定。沙菲尔的部分弟子主张:等待的时间为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