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 聚礼日的演讲

1、聚礼日演讲的论断

众学者根据天经、圣训主张:聚礼的演讲为当然。穆圣每逢聚礼,都要演讲。穆圣说:“你们应仿效我礼拜的式样而礼拜。”真主说:(信道的人们啊!当聚礼日召人礼拜的时候,你们应当赶快去记念真主)(《古兰经》六二:9)。故命人记念真主为主命。因为非主命的善功不需赶忙做。众学者解释“记念”一词为演讲。因为演讲中包含着记念。邵卡尼对上述证据仔细诠释说:“仅仅穆圣的行为不能说明所谓的当然,穆圣命令人们仿效其拜功的式样,而演讲不算为拜功,真主命令“赶快去记念真主”是指拜功。关于聚礼的演讲问题,邵氏侧重于哈桑巴士拉等人的主张:聚礼的演讲不为当然,为可佳,而聚礼拜为当然。

2、领拜师登上演讲台,面向大众道“色兰”,领拜师坐上演讲台后,宣礼员宣礼为可佳

扎比尔的传述:穆圣一登上演讲台,便对听众说“色兰”。色阿宾耶的传述:穆圣一登上演讲台便面向大众而说:“愿真主赐安于你们。”色氏说:艾布伯克尔、欧玛等人这样做过。耶宰迪之子撒伊布的传述:穆圣、艾布伯克尔、欧玛时代,聚礼日领拜师一坐在演讲台上,所做的第一件工作是让宣礼员宣礼。奥斯曼时期,礼拜的人增多,他在“曹拉依”地方增加第三次宣礼。后来,这件事就沿袭成规。其实,穆圣只有一个宣礼员。《奈萨依圣训集》中有:当穆圣坐在演讲台上时,比俩力就念宣礼词;穆圣一下演讲台,比俩力就念成拜词。撒比特之子阿金依的传述:穆圣登台演讲时,弟子们便面对着他。铁密济说:众门弟子中有学之士不仅这样做,并认为领拜师面向听众演讲为可佳。

3、演讲中感赞真主,颂扬穆圣,劝戒群众,诵读天经为可佳

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凡是不感赞真主开始的讲话是残缺的。”一说:穆圣说:“没有念作证词的演讲,好似手生了癞疮一般。”伊本·麦赛吴德的传述:穆圣开始念见证词时念:“赞颂归于真主,我们求他辅助,求他恕饶,求他保佑,免得我们身遭灾祸。真主引导谁,没有人能引诱谁迷误,真主叫谁迷误,没有人能引导谁遵循正道。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真主,我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仆民和以真理派遣的使者。作为复生日成立前的报喜讯者。谁服从真主和使者,谁已得正道,谁违抗真主和使者,谁已自亏其身,对真主不防害一点。”[注101]赛木热之子扎比尔的传述:穆圣站着演讲,并念《古兰经》,劝化众人,两次演讲之间稍坐一会。一说:穆圣在聚礼日的劝戒不长,而是言简意骇。温姆黑沙木的传述:穆圣每逢聚礼日时,在演讲中常诵读“嘎夫章”。所以,我把这一章背记得很熟。吾曼耶之子叶阿俩的传述:我听到穆圣在演讲台上念“金饰章”。吾班耶的传述:穆圣在聚礼日站着念:“国权章”,以便让人们记起真主的警告日。

《露水花园》一书中说:穆圣鼓励人、警告人的演讲,才是提倡演讲的真精神。至于在讲演中感赞真主,祝福穆圣,诵天经都不是演讲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劝诫。正如穆圣的讲演中所体现的,阿拉伯人的贯例是谁一旦站在讲台上演讲或发表言论时,首先,感赞真主,祝福穆圣,这显然是一种很好的习惯,但它绝不是所谈的真正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赞主颂圣后所讲的话。假如一个人在某一场合起来演讲,他只感赞真主,祝福穆圣来结束全部讲话,那么,他的这种演讲,不但不受欢迎,而且会遭到明智达理者们的有力反驳。综上所述,我们大家就会明白演讲中的劝诫,才是圣训所陈述的最终目的。也是教律规定之所在,如果演讲者感赞了真主,祝福了穆圣和在演讲中引证了《古兰经》中警告的节文,那么,这种讲演才是最好的,最完美的。

4、站着作两次演讲,在两次演讲中稍坐一会

伊本·欧玛的传述:穆圣在聚礼日念“胡图白”时,先站着,随后坐下,接着再站起,和现在人们的做法一样。赛木热之子扎比尔的传述:穆圣念“胡图白”时先站着,然后,坐下,接着又站起念“胡图白”,谁说穆圣坐着念“胡图白”,他已说谎,誓以真主,我同穆圣一起礼过二千多番礼拜。塔吾斯的传述:穆圣、艾布伯克尔、欧玛、奥斯曼都站着作演讲。在讲台上坐着演讲的第一个人是穆阿威叶。赛尔宾耶说:穆阿威叶由于身体发胖,难能站着,只好坐着作演讲。部分法学家根据穆圣及圣门弟子的行为主张:站着演讲,两次演讲中间稍坐为当然。部分人主张:不能仅仅凭穆圣的行为断其为当然。

5、言简意赅的高声演讲为可佳

亚西勒之子安玛热的传述:我听穆圣说:“一个人延长礼拜,精简演讲便是他懂得教律的象征。因此,你们延长拜功,精简演讲。”一说:精简演讲,延长礼拜,说明一个人精通教律,因为精通教律的人懂得讲话中言简意赅的重要性。赛木热之子扎比尔的传述:穆圣的礼拜和演讲的时间不长不短,都很适中。阿布顿拉的传述:穆圣延长礼拜,精简演讲。扎比尔的传述:穆圣当念“胡图白”的时侯,两眼发红,声音高亢,愤恨已极,他仿佛是军队的教官,他说:“敌人一早一晚要偷袭你们。”脑威氏说:流利的、深刻的、有条不紊的、词义简明扼要的演讲为可佳。他说:在演讲中不该辱骂人,老生长谈,花言巧语。因为这样消极的演讲不会打动人心,也达不到演讲的真正目的。应该讲些让人易懂的、言简易骇的问题。伊本·盖伊目说:穆圣的演讲只是阐明皈信真主、天使、经典、使者,以及遇见真主的大原则。他还详细叙述真主为其盟友、善良的人预备了乐园,为其敌人和违抗他的人预备了火狱。故他的演讲在人们的心目中充满了正信、认主独一,知道真主的赏罚,而不象其他人的演讲,只说些世俗的事务,号召人们过苦行僧的生活,并以死亡恐吓人们。这种演讲在人们的心中不会产生皈信真主、认主独一,牢记真主赏善惩恶的效果,也不能激起人们从心灵深处去喜爱真主,渴望见到真主的意念。结果,听众一无所获的败兴而归,他们只知道将要死亡,财产不就将被分配,他们的尸体会腐烂……

真可怜啊!他们怎能得到正确信仰,认主独一和有益的知识呢?深思穆圣及其圣门弟子演讲的人,一定会发现他们的演讲包罗万象,不但解明正道,还一一讲述认主独一的原理,真主的属性和信仰的原则,召示听众笃实的信仰真主,记念真主对人类所赐的恩惠,害怕真主对人类的惩罚等等。使人们为感谢伟大真主的特恩,时时牢记真主的属性和尊名,并服从他的一切命令,从而使演讲达到了听众喜爱真主,真主也喜爱他们的最终目的。

随着岁月的流失,圣道之光逐渐黯淡,教律变成了只有形式而不注重实际内容的习俗,人们只遵行其形式,敷衍了实质,把仪式和形式当作不应忽视的圣行。故演讲成了空洞的既不能吸引人,又不能感化人的脱离现实的空谈。

6、领拜师为意外事由可以中断演讲

艾布布莱德的传述:穆圣正在演讲,哈桑、胡赛尼身着红衣跑来而被跌到,穆圣下了讲台,把他俩抱起,放在面前说:“真主和他的使者说的不错,你们的财产,儿女都是磨难,我看见这两个孩子跑来而跌到就不能忍耐,致使中止了演讲,抱起了他俩。”艾布茹发尔的传述:我来见穆圣时,穆圣正在演讲,我说:主的使者啊!有人问一个离乡人,他的宗教是什么?而他不知道他的教门。穆圣中断了演讲,朝我走来,走到我面前时,有人拿来了一把铁脚木椅,穆圣坐下给我教授了真主给他所教授的知识。然后,他去继续演讲,直到结束。

伊本·盖伊目说:穆圣曾经因意外事由或为了答复弟子们的问题,而中断演讲。有时候为某事下演讲台。然后,又上去接着演讲。犹如他为抱哈嗓和胡赛尼下演讲台一样,当时,他抱着他俩登上演讲台,完毕演讲。他曾在演讲中呼叫一个人,某人啊!你来坐下。某人啊!你礼拜。他也在演讲中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而发号施令。

7、领拜师演讲期间禁止谈话

众学者主张:沉默静听领拜师的演讲为当然。领拜师演讲时不许谈话,即使命人行善,禁人作恶。伊本·安巴斯的传述:穆圣说:“聚礼日谁在领拜师演讲时谈话,谁就象驮经的驴子,谁对谈话者说:请你静言!谁就没有完美的聚礼。”阿慕尔之子阿布顿拉的传述:穆圣说:“出席聚礼的人分三种,第一种人出席聚礼爱说闲话,他应得自己的报酬;第二种人参加聚礼,求告真主,要么真主回赐他,要么不回赐他;第三种人参加聚礼,谨言而肃穆,既不从穆斯林的肩头上跨过,又不伤害任何人。这样真主为他抵销从这个聚礼到下一个聚礼的罪过,另加三天,这是根据真主的话:(行一件善事的人,将得十倍的报酬)(《古兰经》六:160)。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在聚礼日领拜师演讲时,你对同坐的人说:请你谨言!这已是无益的废话。”艾布德勒达依的传述:穆圣坐在演讲台上演讲,诵读了一段经文。克尔布之子吾班耶坐在我的旁边,我问吾班耶:这段经文是何时降示的,他没有回答,我连问三次,他仍没有回答,直到穆圣下演讲台后。吾氏才说:你说了无益的话,对你没有聚礼。当穆圣做毕礼拜时,我去向穆圣告诉了此事。穆圣说:“吾班耶说得很对,当你听到领拜师演讲时,你应静听演讲,直到结束。”

沙菲尔、艾哈默德主张:禁止谈话时针对能听见演讲的人,听不到演讲的人则不然,但后者静听为可佳。艾哈默德、伊斯哈格主张:领拜师演讲时,可以回答“色兰”和喷嚏。沙菲尔主张:假若一个人在聚礼日打了喷嚏,同坐者回答了他的喷嚏,那么,象这种现象是宽容的。因为回答喷嚏是圣行。假若一个人说了“色兰”,我主张可以回答“色兰”。但说“色兰”为可憎。因为说“色兰”为圣行,回答“色兰”为主命。至于没有演讲的时侯,谈话为认可。艾布马立克之子赛尔来白的传述:在聚礼日欧玛坐在演讲台上,人们在下面谈话,当宣礼员念毕宣礼,欧玛站起时,人们就停止谈话,直到两次演讲结束。当成拜词已念,欧玛下演讲台时,人们又谈话。艾哈默德说:宣礼员念成拜词时,奥斯曼站在演讲台上向人们询问信息和行情。

8、赶上聚礼的一拜者等于赶上了聚礼的全拜

大部分学者主张:聚礼日赶上领拜师的一拜者,续礼另一拜,这等于赶上了全拜。伊本·欧玛的传述:穆圣说:“谁赶上聚礼的一拜,谁应续礼另一拜,这样他的拜功才算完美。”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谁赶上聚礼的一拜,谁已经得了聚礼的全拜。”部分学者主张:谁没有赶上聚礼,谁应礼四拜晌礼。伊本·麦赛吴德说:谁赶上聚礼的一拜,谁应续礼另一拜;两拜全失者,当礼四拜晌礼。伊本·欧玛说:若赶上聚礼的一拜,当续礼另一拜,若赶上人们末坐时,当礼四拜晌礼。这也是沙菲尔、马立克、罕伯里派的主张。艾布哈尼法及其弟子艾布优素福主张:谁赶上领拜师末坐,他已赶上了聚礼,领拜师说“色兰”出拜后,他应补礼两拜,这样他的聚礼才算完美。

9、人们拥挤时礼拜的式样

散雅勒的传述:我听到欧玛演讲时说:穆圣修建了这座清真寺,同他一齐参加修建的人有迁士和辅士。欧氏说:当人们拥挤时,你们可以在一起礼拜的教胞背上叩头,欧氏看到一伙人在路上礼拜,他说:你们应在清真寺内礼拜。

10、聚礼前、后的副功拜

聚礼后,礼四拜或两拜圣行拜。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你们中聚礼拜后想礼拜人,就让他礼四拜圣行拜。”伊本·欧玛的传述:聚礼日,穆圣在家礼两拜圣行拜。伊本·盖伊目说:穆圣礼聚礼拜后,就到家中礼两拜圣行拜,并命令所有礼拜者,聚礼后礼四拜圣行拜。伊本·泰米叶说:如果穆圣聚礼后在清真寺礼拜时,就礼四拜圣行拜,若在家礼拜时,就礼两拜圣行拜。伊本·欧玛在清真寺礼拜时,礼四拜圣行拜,在家礼拜时,就礼两拜圣行拜。伊本·欧玛的传述:穆圣聚礼后,在家礼两拜。

穆圣礼四拜的式样:一说,他连礼四拜。一说,两拜、两拜的礼,最好在家礼,如果在清真寺礼时,应移动原位再礼拜。

聚礼前的圣行拜。伊本·泰米叶说:穆圣聚礼前,宣礼后,没有做过任何拜功。穆圣时代,当穆圣坐在演讲台上时,比俩里才宣礼,然后,穆圣作两次演讲。接着,比俩里念成拜词,穆圣率众礼拜。宣礼后,穆圣和同他礼拜的任何人都没做过任何副功拜,穆圣也未在聚礼日去寺前,在家礼过拜。这已说明穆圣在聚礼前未曾规定过定时的副功拜,而是鼓励聚礼日到寺的人随时礼拜。所以,在聚礼日,众圣门弟子入寺时,随意礼拜。他们中有礼十拜的人,有礼十二拜的人,有礼八拜的人,有礼少于八拜的人。因此,众法学家决议:根据穆圣的言行,聚礼前没有定时定数的圣行拜。


注101:译音:艾里海木都、令俩黑、乃思太矣欠 奴乎、外乃思太饿非如呼、外乃吴祖兵俩黑,命舒如勒安福西(c)拿,曼叶河丁俩乎,佛俩木东莱、莱乎、外曼尤度里力、佛俩哈地叶莱乎、外艾实海都安俩伊俩海、印兰拉乎、外艾细海都、安乃穆罕默德乃尔布都乎、外热苏鲁乎、艾日赛莱乎比里罕给,白细软、白乃叶旦萨尔、曼尤推恩俩海、太阿俩、外热苏莱乎、佛格德热谢得、外曼叶尔虽黑玛、弗印乃乎、俩叶顿如、印俩乃福赛孚、外俩叶顿容拉海、太阿俩、谢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