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炫露美丽既悖宗教又不文明

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着装打扮,真主说:(阿丹的子孙啊!我确已为你们而创造遮盖阴部的衣服和修饰的衣服,敬畏的衣服尤为优美。这是属于真主的迹象,以便他们觉悟)(《古兰经》七:26) 。

着装打扮是文明、进步的表现,不着装打扮是愚昧的表现,跟动物一样,而生活的规律只能向前发展,不能倒退。唯有发生倒行逆施的灾难,改变人们的人生观,他们与生活规律背道而驰,越退越远,享不到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如果说着装打扮是人类进步的表现,那么,对女人来说更应该着装打扮。来维护她的教门、尊严、名誉、贞操、廉耻。而且这些属性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做为女人应该谨守这些美德,谨守了这些美德,等于维护了自己的人格,否则,对她不利,又危害社会,因为男女的性冲动和互相响应是人类的一种强烈的、厉害的秉性。

往往女人不顾廉耻的打扮会激起男人难以抑制的性冲动,为了避免这些不良的因素,熄灭性欲的火焰,使女人循规蹈矩,谨守人类尊严,伊斯兰重视,并规定了有关维护女人自尊方面的条条款款,阐明了女人该穿的服饰和款式。真主说:(先知啊!你应当对你的妻子、你的女儿和信士们的妇女说:她们应当用外衣蒙着自己的身体。这样做最容易使人认识她们,而不受侵犯。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古兰经》三三:59)。经文中真主直接呼吁了圣妻,圣女及所有的信女们执行这个命条,而对这件事的叙述不同于叙述其他事物,先慨述,后详解。真主说:(圣人啊!你对信女们说,叫她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莫露出首饰,除非自然露出的,叫她们用面纱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饰。除非对她们的丈夫,或她们的父亲,或她们的丈夫的父亲,或她们的儿子,或她们的丈夫的儿子,或她们的兄弟,或她们的弟兄的儿子,或她们的姐姝的儿子,或同类的妇女,或她们的奴婢,或无性欲的男仆,或不懂妇女知识的儿童;叫她们不要用力踏足,使人得知她们所隐藏的首饰。信士们啊!你们应全体向真主悔罪,以便你们成功)(《古兰经》二四:31)。以上经文详解了女人该露的,和不该露的部位,即使不希望结婚的老妇,或不值得人爱的老妪均不许露不该露的部位。真主说:(不希望结婚的老妇,脱去外衣,而不露出首饰,这对于她们是无罪过的。自已检点,对她们是更好的。真主是全聪的,是全知的)(《古兰经》二四:60)。

伊斯兰不但重视此类问题,而且制定了女人穿戴之规,遮盖羞体的年龄。艾布伯克尔的女儿艾斯玛的传述:穆圣说:“艾斯玛啊!女人到了行经之年,除这个和那个,(以示脸和手),其他部位切不宜外露。”

女人是有魔力的,有诱惑力的,往往这对男人造成的灾难是不堪设想的。穆圣说:“女人前后都有魔力。”

女人袒胸露臂,现出迷惑人的部位是不知廉耻,失去尊严、贬低人格的行为。到了后世只有火狱烧尽她的罪孽。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有两种人我尚未见到,他们必人火狱:1、官吏手拿牛尾巴一样的鞭子,逢人就打。2、妇女穿着裸露肉体的服装,自迷而迷人。这般人不得进乐园,虽然乐园的美味漂香万里,很远就能闻到,但她们连其气味也闻不着。”穆圣在世时,看到有些女人炫露美丽,便教导她们说,这是违背真主命令的行为,劝她们回到康庄的大道。并警告家长和丈夫们应该负起责任,否则他们将遭受真主的刑罚。叶撒勒之子穆萨的传述:一女人经过艾布胡勒时,香气喷鼻,艾氏问她,真主的奴婢啊!你去那儿?她说,去清真寺。艾氏问,你涂脂带香了吗?她说,是的。艾氏说,你回家清洗。我听穆圣说:“真主不接受女人涂脂带香到清真寺礼的拜功,唯有回家洗掉香味则已。”艾布胡勒的传述:穆圣说:“带香的女人不得参加宵礼。”阿依舍的传述:穆圣正在清真寺坐着时见穆宰乃族的一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趾高气扬的进入清真寺,他说:“诸位!你们不要让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涂脂带香的来到清真寺。以色列人之所以遭到真主的弃绝,是因为他们允许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涂脂带香地出进清真寺。”

欧玛害怕发生这种灾难,根据防胜于治的原则,他时时预防。据传述:有一次,他在夜晚巡逻,听见一女人说:百无聊赖何时才能捧美酒交杯痛饮;昼长夜永何时才能与美男奈索勒作乐寻欢!

欧玛听后,自言自语的说:只要我执政,决不许这样的事发生!第二天清晨,欧玛派人叫来了韩嘉吉之子奈索勒,见他是一位美男子,欧玛命人剃掉他的头发,见他更英俊。于是欧玛把他放逐到沙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