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预付聘仪和缓付聘仪

预付聘仪或缓付聘仪,预付一半或缓付一半,须以风俗习惯而定,但预付部分聘仪为可佳。伊本·安巴斯的传述:阿里娶法图麦时,穆圣说:“你先给她送件东西后人洞房。”他说,我一无所有。穆圣说:“你那件胡托米制的铠甲呢?”他说,还在。于是阿里把铠甲送给了法图麦。阿依舍的传述:穆圣叫我告诉大家,女人得到聘仪前可以和男人同房。这段圣训说明:送聘仪前可以跟女人同房。而伊本·安巴斯所传的圣训说明:先送聘仪后同床为可佳。敖咱尔主张:同床前先送聘仪为可佳。祖胡勒说:同房前,对女人给点现金或衣物为圣行,穆斯林们都执行着这件圣行。

男人付订婚时言明预付的聘仪前有权与女人同床,而她应该顺从,不得拒绝。伊本·哈宰穆主张:无论订婚时言明聘仪与否,或女人情愿同床与否,男人付聘仪前,有权与女人同床。若男人言明了聘仪,无论他情愿与否,须给女人补付所言明的聘仪,因为与女人同床不一定取决于先付言明的聘仪,而他可以先同床,有能力后补付。若未言明聘仪,那么,应给她补付一般女人所得的同等的聘仪,多少由双方情愿而定。艾布哈尼法主张:若订婚时男人言明缓付聘仪,而女人同意时,他付聘仪前有权与她同床,无论她情愿与否,因为缓付聘仪无碍于与她同床。若男人订婚时言明预付全部的聘仪,或部分聘仪,那么,他付聘仪前,不许和她同床,她有权拒绝和他同床,直到他履行诺言。众学者公决:女人得到聘仪前,有权拒绝和男人同床,有些学者主张:女人和男人订婚后,已成为合法夫妻,可以同床。对此任何穆斯林学者无异议。主张男人付聘仪前不许和女人同床的学者已对男女间的关系设置了障碍,这种主张没有天经、圣训的依据。但结合实际的、正确的主张是,男人与女人的同床权不能剥夺,男人有权与女人同床,无论她情愿与否。女人有权得到聘仪,无论他情愿与否,非向他索要不可。穆圣说;“对该给权利的人应给之。”